让你更懂新三板
最新更新
金股街 > 行业动态 > 正文

IPO生态正剧烈变化:115家企业撤回IPO

2018-04-24 10:00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

【导读】 证监会网站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4月19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328家,其中,已过会29家,未过会299家.

严监管下的IPO生态正剧烈变化。

证监会网站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4月19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328家,其中,已过会29家,未过会299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289家,中止审查企业10家。而在今年年初,1月4日,在证监会正常审核的拟上市企业共有495家。

根据证监会数据统计,截至4月17日,2018年以来已有88家企业上会,42家企业顺利过会,过会率仅为47.7%,不足一半,大幅低于2017年79.33%的过会率。

随着IPO政策总体收紧,监管层对申报公司审查更加严格,对财务指标的实质性要求大幅提高,企业经营的合规性权重也更高;同时,过会企业的质量大幅提高,IPO“堰塞湖”问题得到大幅缓解。此外,监管层对于“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不断增强。

北京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目前从严审核IPO的大背景下,很多质量不过硬的企业大多选择撤回申报材料,否则就算上会也是大概率被否,而‘IPO被否3年内不许借壳’的重组新规是让撤单潮凶猛的重要原因”。

115家企业撤回IPO

此前,4月13日证监会发布新一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其中披露一季度的IPO终止名单。至此,一季度已有108家拟上市企业撤回上市申请材料,成为史上单季度撤回数量最多纪录。

截至4月19日,今年已经有115家A股IPO申报企业终止审查。而进入3月份以来数据快速增长,仅3月份单月终止审查的公司数量就达到79家,占比接近七成。其中,仅3月30日当天撤材料38家,创单日撤材料之最。而在2016年全年从IPO排队中撤回的企业共有90家。

上述北京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一般来说,撤材料的情况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企业“带病”申报IPO,本身业绩不理想、资质有瑕疵,之前这类公司心存侥幸会先申报,然后在排队过程中整改,如果整改仍不合格只能先撤材料,这类情况占大多数;第二类情况是企业在审核期间发生突发状况,如受到行政处罚、被举牌等;第三类情况是企业外部环境变化,如行业下行导致企业业绩增长乏力。

目前,业界认为IPO盈利门槛,主要为“IPO在审企业近三年扣非净利润合计超过1个亿,且最后一个会计年度在5000万以上”。上海一家中型券商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中介机构和申报企业的角度来看,目前的高门槛、低过会率对其影响巨大。“对中介机构来说,以目前的审核力度和上市门槛,一大批中小投行几乎没有新增IPO项目,这会直接影响从业人员的薪酬。同时,中介机构的过会率低,也会影响外界对机构业务能力的怀疑。”

不过,上述人士同时指出,对于整个市场而言,严监管、高门槛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整体质量,“部分企业主动中止或终止IPO审核,背后的一大原因是一些企业和投行感觉自己的IPO材料不过硬、存在过度包装的情况,因此主动退出。实际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好公司,同时,申报企业对自己申报材料的真实性更审慎,目前的监管环境能有效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净化市场;同时,报会企业的数量大幅减少,使得IPO‘堰塞湖’问题得到进一步缓解”。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指出,IPO终止企业数目以及在排队企业数目表明,IPO堰塞湖的现象得到了大大缓解,这与其一直提倡的审核方向相吻合。

新申报IPO企业锐减

同时,新申报企业数量也出现“滑坡”。数据显示,3月计划登陆上交所主板的有21家,创业板有23家,中小板6家;而在2017年同期则分别为41家、36家、8家。亦即是说,今年3月合计要少35家,比去年同期下滑四成。前述分析师认为,“新申报IPO企业减少,一方面是由于企业本身对于严审望而却步;另一方面,由于过会率是中介机构考核业务能力的标准之一,券商投行对申报项目更谨慎”。

国泰君安分析认为,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和IPO改革预期的升温,叠加今年以来从严审核的监管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目前的IPO生态。对企业内生性盈利能力要求的提高、对新经济企业的欢迎以及对审核制度、退市制度的完善,均反映出监管部门对于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坚定态度。

不过,在排队企业较年初大幅减少的同时,监管层对于“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却不断增强。4月14日,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领到了IPO批文。这一时间节点,距离公司今年2月初招股书预披露更新,仅仅过了50天左右时间。

深交所近日召开的2018年会员大会指出,深交所将积极稳妥推进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工作,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深化创业板改革,进一步完善深市多层次市场体系。

上海一家大型私募投资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的监管政策可以说非常明确,就是要腾出有限的金融资源给新兴领域的优势企业,一些业绩不过硬的企业将被拒之门外,如果不主动撤离想借壳并购都困难,同时,融资规模也要节制”。

东北证券分析师指出,证监会新规一方面让符合标准的企业可以尽快上市;另一方面让质量不达标的企业知难而退,既保证了过会企业的数量和质量,也将解决IPO“堰塞湖”问题。IPO被否企业3年内不得借壳上市,有望进一步打击壳股价值,未来企业申请IPO会更加谨慎。

目前,由于排队企业数量大幅下降,也预示着“即报即审”时代将临近。广证恒生分析认为,企业IPO的排队时间正在缩短,时间成本降低,因此建议拟IPO企业不要过于急切地申报,而应先完善公司内控制度,规范运行,正确评估企业自身盈利能力,减少或消除企业运营中的潜在风险,以便申报后能顺利通过审核。IPO被否企业的出路包括再次申报IPO、海外上市、被并购、挂牌新三板等,应合理地运用多层次资本市场来帮助企业发展。

标签: IPO 撤回潮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金股街新三板
jingujie168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