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更懂新三板
最新更新
金股街 > 行业动态 > 正文

2018年新三板市场十大“黑天鹅”公司出炉

2019-01-17 09:22 文章来源:犀牛之星 作者:

【导读】 已过去的2018年,新三板遭遇资本寒冬,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挂牌企业质量参差不齐、投资者退出通道不畅等问题凸显,频频发生的"黑天鹅"事件更是让整个新三板市场蒙上了一层阴影.

已过去的2018年,新三板遭遇资本寒冬,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挂牌企业质量参差不齐、投资者退出通道不畅等问题凸显,频频发生的“黑天鹅”事件更是让整个新三板市场蒙上了一层阴影。

另一方面,监管趋严在新三板上得到充分体现,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有超过1300家挂牌企业因违规而受到处罚。在“严监管”的背景下,“黑天鹅”无处遁形,给众多挂牌企业、投资者及其他市场参与者敲响了警钟。

对此,犀牛君总结了2018年新三板市场的十大“黑天鹅”,以提醒广大新三板市场坚守者,擦亮眼睛,谨防“踩雷”。

奥其斯:“工厂超市”梦想与百亿帝国的坍塌

马云说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奥其斯(836614)却用实际行动证明光有梦想还不行,做企业最重要的还是踏实做事。

2018年之前,奥其斯创始人、董事长罗嗣国被视为堪比A股著名苹果概念股蓝思科技(300433)董事长周群飞的优秀创业典型,公司的资本进阶之路也是一路开挂,甚至还喊出要打造成全球最大的LED 照明的“工厂超市”的口号。

在登陆资本市场之前奥其斯就通过定增和老股转让疯狂吸金约3.5亿元,2016年公司挂牌新三板之后,更是成为了市场上的“香饽饽”。截至2018年底,奥其斯成功融资6.42亿元,其中不乏地方政府和国有资本纷纷入局。按其历史最高新三板挂牌转让价和最新股本测算,公司总市值一度逼近100亿元,颇有“黑马”之相。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8年7月份以来,奥其斯密集披露了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人、被供应商追债、被抱团讨薪、银行账号被冻结、中报巨亏等相关公告,这个曾经的新三板明星企业、资本市场“宠儿”就此跌下神坛。

ST凯路仕:共享经济风口上摔下来的“猪”

创投圈里从来都不缺少大佬们的犀利见解,雷军也说过“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当初新三板企业ST凯路仕(430759)或许也是这么想的。

随着2016年夏天摩拜、ofo等共享单车的一夜爆红,“共享经济”概念热度陡然蹿高,共享经济企业疯狂吸金的背后,也吸引了一众渴望搭乘“顺风车”的风口追随者,ST凯路仕便是其中之一。

2016年10月,ST凯路仕作为领投方参与了小鸣单车一亿元的A轮融资,自此搭上了共享经济的“顺风车”,当年公司便实现了5.72亿元的营业收入和超9400万元净利润。可惜好景不长,随着2018年5月小鸣单车破产清算,共享单车踩下的一脚“急刹车”让ST凯路仕深陷其中,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ST凯路仕一夜回到解放前。

从资本热捧到身陷囹圄,ST凯路仕成为了2018年名副其实的“黑天鹅”。

蓝海之略:从拟IPO到深陷泥潭,“好故事”再难起舞

一直以来,能不能讲好故事被众多创业者视为创业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在新三板上蓝海之略(834818)便凭借着解决基层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痛点,加上“互联网+医疗”的好故事,在资本市场上一度星光熠熠。

直至2018年8月,公司被曝出资金链断裂,无法按时发放员工工资开始,蓝海之略金融租赁模式的冰山一角才逐渐被撕开。随后蓝海之略深陷员工、医院和融资租赁公司之间的大量诉讼和仲裁之中,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20余处房产被查封;2018年12月,公司还因有经济犯罪嫌疑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而在此之前,蓝海之略还是一家在3年之内实现净利从0.5亿到4.5亿几何级增长的拟IPO公司,大幕落下,不禁让人感慨盲目“跑马圈地”、缺乏风控的“互联网+医疗”好故事再难起舞。

ST致生:新三板明星“陨落”,超600名投资者被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头顶IPO概念光环的明星公司转眼变成黑天鹅的故事再次在新三板上演,只不过主角换成了ST致生(830819)。

2014年6月挂牌新三板的ST致生,正遇上“改革牛”行情开始,通过不断的热点概念转换、资本运作,吸引了众多券商、私募基金等机构买入,交易量一度排入新三板前五名。加之公司业绩高速增长及IPO概念加持,挂牌以来ST致生强势吸金近5亿元,众多机构随之入场,公司高管还曾豪言要在3年内将公司市值做到百亿。

但随着一份2017年巨亏年报的发布,ST致生所描绘的“海市蜃楼”轰然倒塌,从年赚8500万到巨亏1.2亿,ST致生还深陷诉讼泥潭以及3.5亿合同造假风波,更为不幸的是其背后仍有超600户股东被套牢。

上陵牧业:控股股东大额债券违约引发的危机

同为新三板“老兵”的上陵牧业(430505),与ST致生一样在这一年来到了“生死关”。

2014年1月24日,上陵牧业挂牌新三板,并在新三板扩容后成为全国首批挂牌、首批做市、首批跻身创新层的牧业企业,此后公司业绩稳步增长,至2017年公司开启IPO之路,公司的资本进阶之路似乎稳扎稳打。

但俗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控股股东上陵集团的5.42亿债券违约犹如推倒的多米诺骨牌给上陵牧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也致使上陵集团自身走上了破产重整的道路。在此之前,上陵牧业曾为其违规担保数次,涉及金额共3.3亿元。

违规担保、资金冻结、诉讼缠身,2018年下半年上陵牧业的11家做市商纷纷终止为其提供做市服务,公司由此陷入“遥遥无期”的停牌状态之中。

七维航测:在建工程炸雷,白马股的成“仙”之路

如果说ST致生、上陵牧业是新三板“老兵”的话,那么七维航测(430088)应该可以说是“元老级”的新三板企业,公司于2011年便挂牌新三板,期间经历了牛市行情、市场追捧,但最终还是难逃“成仙”厄运。

2018年6月19日,迟到两个月后,七维航测的2017年年报终于“出炉”,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根据年报,七维航测对电子装备试验场项目计提的6758.72万元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公司2017年亏损5798.39万元。

虽然七维航测赶在了“年度大考”之前披露了年报,避免了被强制摘牌,但公司的巨额亏损还是把700多户股东坑惨了。反映在股价上,自公司经历了2015年的一波牛市之后,尽管公司不断释放IPO辅导、无人机概念、实控人增持等利好消息,却依然难挡公司股价一跌再跌。

截至2019年1月16日,七维航测跌至0.79元/股,从昔日的“白马股”跌成了妥妥的“仙股”。

焕鑫新材:实控人涉多项违法违规 167户股东遭“闷杀”

企业爆雷,受伤的总是小股东们。焕鑫新材(831143)的爆雷,就使其167户股东损失惨重,其中不乏天星资本旗下北京天星鲲鹏投资中心、鼎锋明道新三板多策略1号投资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身影。

作为曾经的新三板创新层企业,自2014年挂牌以来焕鑫新材业绩相对不错,资本市场表现也还算中规中矩,直至2018年2月,主办券商大通证券发布一则风险提示公告,实控人钱建华、董事钱小金涉嫌违规担保、资金占用、违规出售子公司股权、隐瞒重大诉讼等问题才慢慢浮出水面。

2018年2月28日,焕鑫新材发布2017年业绩快报,业绩急转直下彻底将“雷”引爆,而早在2017年12月16日开始,焕鑫新材就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公司167名股东遭遇“闷杀”。2018年4月17日,公司复牌股价暴跌86.52%收报0.31元/股,沦为“仙股”,截至公司最后一次交易,股价跌至0.16元/股,按此计算公司市值不及2.36亿元募资额的一成。

ST蓝天:昔日双创可转债先锋“沦陷”

2018年以前,ST蓝天(430263)还是新三板首家发行双创可转债的明星公司,但2018年5月国金证券的一则风险提示,将其“千疮百孔”的真实面目在公众面前暴露无遗。

国金证券称,ST蓝天存在大额到期债务未偿还、涉及重大诉讼、公司银行账户及其他资产冻结、实控人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等重大经营风险,此后公司的公告页面成了清一色的涉诉公告、股票异常、处罚决定和风险提示,昔日双创可转债先锋就此“沦陷”。

事实上,ST蓝天的“沦陷”与其激进的扩张不无关系,2016-2017年两年间,ST蓝天在京津翼地区并购动作十分频繁,花费了大量的资金,而公司的清洁能源运营服务中的类BOT模式前期也需要垫付大量的资金,对于资金的高需求在很大程度上是压垮公司的重要因素。

澳坤生物:山西农企龙头沉浮录,三大知名创投“踩雷”

挂牌之前,澳坤生物(831836)便已经头顶着“山西龙头农企”的光环,2015年1月,公司厚载着九鼎集团、深创投和山西创投三大创投资本的希望如愿挂牌,成为了山西第五家、临汾市第一家新三板企业。挂牌后,公司短时间内连发两次定增,吸引了包括中信证券、青岛金石灏汭投资等机构参与,可谓风光一时。

但风光背后,是澳坤生物所面临的是对资本许下的业绩和上市承诺的双重压力,在这种压力下,澳坤生物似乎已经无暇顾忌杏鲍菇和有机化肥两大主营产品行业壁垒低、负面影响逐渐增大的现状,迟迟未找到转型的有效举措。而这颗埋下的“雷”,最终还是在2018年爆发了。

2018年4月公司披露2017年年报,公司业绩“一落千丈”,当年公司由盈大幅转亏,亏损达7058万元。包括九鼎系、深创投在内未及时退出的投资机构损失惨重,最终澳坤生物因借款融资、业绩对赌等被多家投资机构、债权人诉诸法庭,但是在公司账户冻结、土地查封和实控人股权被冻结的背景下,业务基本荒废的澳坤生物及李学功父子就算想解局,显然也是有心无力。

ST雷蒙德:中介股的“裸泳”时代,大股东套现7000余万

“IPO概念股”一直是二级市场追捧的热点,ST雷蒙德(834506)也不例外。

2017年ST雷蒙德迎来最“高光”时刻,一年的时间内ST雷蒙德股东激增至600多名,二级市场也始终保持活跃,成交价多在3元-24元之间,最高时甚至达到40元,区间收盘最大涨幅1354%。

时间来到2018年1月15日,新三板正式采取集合竞价交易机制,ST雷蒙德股价连续暴跌“成仙”才让一众投资者意识到ST雷蒙德的火爆只不过是老股转让中介打造的虚假繁荣。“泡沫”的背后最终受益的只有ST雷蒙德第一大股东陈双聘和第二大股东唐芳,二者通过多次减持合计套现7000余万元,而600多户小股东全部吃了“哑巴亏”。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8年6月28日,ST雷蒙德姗姗来迟的2017年年报同样是个“大雷”,年报显示,2017年ST雷蒙德营收1.07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806.39万元与此前公布的业绩快报相去甚远。如今ST雷蒙德早已无人问津,股价也跌成0.2元/股。

股价暴跌、业绩变脸,曾经火热一时的中介股ST雷蒙德进入“裸泳”的同时,也坐稳了2018年十大“黑天鹅”的位置。

标签: 新三板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金股街新三板
jingujie168

新浪微博
X X
X X
X
X